您现在的位置是:鼎尖娱乐 > 鼎尖娱乐平台下载 >

教育相关 熊丙奇:民办教育新定位:告别“产业

2021-08-21 07:20鼎尖娱乐平台下载 人已围观

简介教育各地不再审批新的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这是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

  各地不再审批新的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这是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下称“双减”),明确的治理校外培训机构的重要措施之一。这也是所有治理措施中,最出乎校外培训机构投资者和经营者意料的措施。

  这意味着进行学科培训将不再有营利空间,资本进入学科培训领域的通道将关闭。民办教育,将告别“产业化”。

  “教育产业化论”始于1990年代,后于2000年初遭到教育部的全面否定。2005年,对于“教育产业化”现象,时任教育新闻发言人王旭明表示,教育部一开始就反对,教育产业化会毁掉中国的教育。

  2006年,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对“教育产业化”提出五个观点:第一,教育是公益性事业,教育产业化是与教育公益性原则相违背的;第二,非义务教育的成本分担机制,与教育产业化有着本质的区别。产业化就是赚钱,就是以盈利为目的;第三,发展民办教育不等于教育产业化。“教育产业”与“教育产业化”,一字之差,差之千里;第四,经过认真调查,我们发现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国家把“教育产业化”作为国策;第五,公共政策领域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教育产业化。

  但这并没有扭转现实中存在的“教育产业化”做法。有的地方政府把“教育产业化”作为发展基本公共教育的战略,不履行对基础教育,尤其是义务教育的投入责任,以“给政策”的方式,运作教育产业化。

  如推进公办名校办民校,向家长收取高学费,并纵容公办民办不分办学;给民办学校与公办学校不同的招生政策,包括提前招生、跨地区招生,以“丰厚的利润空间”吸引社会力量进入教育领域;放松对学校办学规模的限制,迎合“产业化”的诉求,允许民办学校超大规模招生。这直接带来的问题是,在有的地区,义务教育阶段的民办教育体量过大,家长为孩子上民办学校不得不支付大笔学费;民办小学、初中利用招生优势、收费优势,快速崛起成为当地最好的义务教育学校,带动整个地区的择校热;资本进入义务教育领域,把小学、初中作为上市资产,在逐利的驱动下,扩大办学规模和体量,加大招生宣传攻势;等等。

  支持“教育产业化”者认为,这样发展基础教育,会减少财政对基础教育的投入,花更少的钱,就办好基础教育。这是把财政的教育投入责任,转移给家庭,加大家庭的教育支出负担。

  他们还认为,民办学校表现出更高的办学效率,民办收高学费,家长也愿意来,说明民办学校办得比公办学校好。这其实是“提前招生、挑选生源”与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造成的民办竞争优势,在公办学校只能招对口学区的学生,不能挑选学生,且财政投入无法和民办的学费相比时,公办学校要达到民办学校的办学水平是很困难的。

  这当然不是民办学校办学者的问题,而是发展基础教育的战略决策问题。近年来,国家正在对地方实际存在的“教育产业化”战略进行调整,如要求地方承担发展基础教育的主体责任,优化教育支出结构;新修订的《民办教育促进法》规定,不得设立实施义务教育的营利性民办学校,所有义务教育阶段的民办学校都必须选择非营利性;调整民办学校招生政策,要求义务教育阶段的民办学校,与公办学校一起,实行“公民同招”、电脑摇号录取,要求高中阶段的民办高中,也在规定区域内招生,不能再公办民办不分招生、办学。

  此次双减“意见”要求,进行学科培训的机构,也必须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这是对治理“教育产业化”的更进一步。对于“教育产业化”,此前得到普遍支持的观点是,学历教育不宜产业化,而非学历教育,包括基础教育阶段的校外培训、技能培训、非学历继续教育培训,则是可以产业化的。要求所有进行学科培训的机构必须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改变了这一认知。

  何为“非营利性”?简单来说,就是举办者没有股份,不分红。有人质疑,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搞培训还有什么意义,还能生存吗?非营利性培训机构当然能生存,只是举办者没有股份、不再分红,但仍可根据经营情况拿高薪,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如民办小学、民办初中,只能登记为非营利性学校一样。

  美国的私立高校绝大多数都是非营利性机构,哈佛大学学费达几万美金,可学校是不进行资本化运作的,没有要上市的说法。非营利教育机构通常采取的模式是基金会方式,即成立基金会,所有收入都进入基金会,办学结余不得分红,必须用于继续办学。这是确保学校非营利性的重要办学方式。

  进行学科类培训的机构必须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还预示未来对“教育产业化”的治理,还有可能持续深入推进。

  首先,所有进行学历教育的学校,都可能要求登记为非营利性学校。我国目前还允许民办高中、民办大学可自主选择营利性或者非营利性,而在对校外培训机构提出要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的政策导向下,进行学历教育的学校,依旧可登记为营利性机构,是不符合治理逻辑的。

  其次,对非学科类培训的监管,在未来也可能参照对学科类培训的监管,要求进行艺术、体育、综合实践活动等非学科培训的机构登记为非营利性,禁止进行资本化运作。

  教育要回到公益属性定位。虽然也有人宣称,哪怕学校和机构是营利性的,也不能否认其公益属性,做的是公益性的教育事业。但公众对此的认知是清晰的,是做教育还是做生意,是做投资还是搞慈善,是有明确区分的。

  告别“教育产业化”,就是要求所有投身教育者,不能再用逐利的心态办教育,而是立足于共同构建健康的教育生态,给受教育者好的教育,以此进行反思、调整。

  为此,需要基于“教育去产业化”,来进行新的发展教育的顶层设计。必须解决以下关键问题:

  首先,要测算不再采用“教育产业化”思路发展教育的财政性教育经费投入,虽然我国已经连续八年实现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GDP的比例达4%,但这一投入水平并不高,还低于全世界平均水平4.9%。我国要发展普惠托育、普惠学前教育、优质均衡的义务教育、普及高中教育,就必须提高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水平。

  其次,要对非营利性民办教育有新的认识,此前,我国很多地方对上民办幼儿园、民办小学、民办初中、民办高中的学生,是没有生均经费拨款的——2016年,国家才明确,统一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由国家统一制定城乡义务教育学校公用经费基准定额,中央财政对城市义务教育学校(含民办学校)将按照基准定额的一定比例给予补助。而要让非营利性民办学校在扩大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质量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就需要把民办学校也纳入生均拨款体系之中。

  再次,必须落实和扩大学校自主权,只有学校拥有更大的办学自主权,才能提高社会对教育的满意度。公办学校要提高教育质量,开展更为个性的教育,必须拥有办学自主权,而民办学校也才能在鼓励多元化办学的环境中,创新教育教学方式,给受教育者提供有别于公办学校的高质量、差异化教育选择。

Tags: 教育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3004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